My Flickr My Anobii My Flora (under construction)

2010年4月19日

台灣字體美學大倒退

今天早上看網站,結果看到某家店招牌的照片(連結請按此),真是嚇死人。

我不由得想到「自由廣場」那四個字,不過那四個字值得安慰的地方是至少都是王羲之寫的。
這個招牌,每個字感覺好像是不同人寫的,每個字大小比例都很不均衡,前後字運筆毫無連貫可言,想必一定是用類似二南堂法帖的軟體胡亂湊字,又沒加以調整。尤其是那個類似隸書又不像隸書、流露濃濃電腦字體氣質的「限」字,在一排行書字體中,看起來特別突兀。

這個招牌,怎麼看怎麼都很奇怪,而且奇醜無比。我突然很擔心台灣人對字體的美學是某已經落到了無所謂的心態。

[+] Read More...

2009年11月11日

中正文化中心「特殊視聽資料室」小記

上個週六晚上與週日早上都在排戲,週日下午偷閒在家小寐,醒來便已五點鐘,百無聊賴,便打算前往最近在兩廳院圖書館新開幕的「特殊視聽資料室」參觀。由於現在正值開幕期間,這個月可以開放給非兩廳院會員參觀使用。我先打電話預約黑膠座位席,不過館方人員跟我說使用的人不多,到現場在型登記便可,於是乎我就先到南門市場後方的「四川麵王」,刺激一下味蕾,然後便信步 行至兩廳院圖書館了。

說到這「特殊視聽資料室」,不得不提到曹永坤先生。曹永坤先生(1929~2006)出身自士林文人世家,畢業於台灣大學經濟系,不僅是企業家、愛樂者,也是個充滿熱忱的音響迷。他創立瑩昇公司,製造台灣第一部杜比認證卡式錄音機,對台灣音響發展功不可沒。除了數量讓人目不暇給的黑膠與 CD的典藏之外,曹永坤先生更收藏法國大鍵琴與史坦威鋼琴及義大利Fazioli象牙琴鍵鋼琴,家中音響器材與喇叭單體更是讓人印象深刻。他並花了將近十年的時間,一手設計打造家中的音響視聽室,也時常在家中舉辦音樂演奏會與愛樂雅集,對於推廣音樂文化與鼓勵音樂後輩貢獻良多,因此曹先生有「音樂界的騎士」之雅稱。曹先生身後將2萬餘張黑膠唱片與5萬張CD典藏與2台古典留聲機等遺藏贈與兩廳院,這個「特殊視聽資料室」,就是專門收藏他的遺贈。除了古典樂唱片之外,爵士樂與電影原聲帶數量也相當龐大,總而言之,這些唱片夠聽你一輩子了。

兩廳院圖書館位在國家戲劇院的地下一樓,整體而言空間不大,燈光美,氣氛佳,不像一般圖書館,廉價桌椅與破敗的書架充斥整個閱覽室,也沒有一般圖書館內一堆懵懂無知的中學生K書的死寂氣氛,是個可以放鬆心情排憂解悶(或是睡覺?)的好地方。

圖書館再往裡面走就是特殊視聽資料室,座位都是柔軟的絨布沙發,相當舒適(也很好睡?)。裡面CD與黑膠唱片數量之多,用「汗牛充棟」形容一點也不為過。剛開始看見不免眼花撩亂,不過還好唱片都有照作曲家以及音樂類型分類,我便先到爵士樂的地方拿了一片黑膠,是Ray Charles 與Cleo Laine於1976年錄製的爵士音樂劇《Porgy & Bess》。要聆聽之前,要先將唱片拿至櫃台登記,櫃台小姐會先將唱片清洗一遍,然會再拿到座位上給使用者,並幫使用者安裝耳機以及教導使用雷射黑膠唱機,相當貼心。資料室內使用的耳機是Grado RS1,耳擴則是用Lehmann的Linear,而圖書館為了避免曹永坤先生捐贈的黑膠唱片過度磨損,便購置日本ELP雷射黑膠唱機。Ray Charles用磁性沙啞的歌聲演唱〈Summer Time〉從耳機中通透而出,表現忠實,中音部份相當醇厚,當然,炒豆子的聲音也一直不絕於耳。


後來想換個口味聽巴哈的平均律,本來是想找找看有沒有波蘭大鍵琴演奏家Landowska的演奏版本,結果似乎是沒有,於是便拿起瓦爾哈(Walcha)用大鍵琴演奏的版本(後來在書店中看到《1Q84小說的音樂世界》CD中也有瓦爾哈演奏的平均律,看來某種程度來說我跟村上春樹臭味相投:P),大鍵琴纖細帶著金屬光澤的聲音,從圖書館的器材流露出來,高音有很好的延伸。可惜黑膠座位席使用時間僅有1小時,只得意猶未盡地離開,留些餘興,下次再來。

當然,這個圖書館也有美中不足的地方:

1.標示不清:從國家戲劇院一樓的誠品進去走到服務台,完全找不到有關任何圖書館的指引方向,詢問館方人員,回答是順著停車場的方向走,走到地下一樓停車場,才看到有關圖書館的標示,不過標示也是莫名所以,箭頭是指向地板的,搞了辦天才知道他是要我迴轉180度走到停車場。有興趣的人不訪可以去體驗看看,就知道我說的是什麼意思了。

2.換證很囧:照理來說進入圖書館需要兩廳院會員卡刷卡進去,如果沒有會員卡需要跟櫃台換證,可是兩廳院圖書館入口便是刷卡閘門擋著,而櫃台又在閘門裡面,從閘門的地方看進去又看不到櫃台,閘門那邊也沒有對講機跟櫃台聯絡,所以,如果要進去換證的話,必須要在閘門像裡面喊一下,示意櫃台開門讓你進去。可是,氣質那麼高尚的兩廳院圖書館,如果要讀者在裡面大聲叫喊,豈不是讓讀者無地自容?

整體而言,那邊是個還不錯的地方,也許是宣傳不夠,感覺特殊視聽資料室使用的人不是很多。如果想去那邊聽音樂,不妨可以先上他們圖書館查詢看看有沒有自己想聽的唱片,這樣到那邊可以節省不少時間,有興趣的人不妨趁這個月可以開放給非兩廳院會員讀者的時候,去參觀看看。

[+] Read More...

2009年10月27日

上崑的表演真精彩

這次上海崑劇院來台北表演,我看了10/16、10/21、10/23三場。10/16號在中山堂表演,都是折子戲,可惜我的座位風水不佳,坐在中山堂二樓聲音都聽不清楚,反而是不時聽到音控室裡電話嘟嘟響,還有關眾講悄悄話的聲音,那天看得實在是有夠累,〈借茶〉演完我就先回家了。

10/21也都是折子戲,是在城市舞台演出的,那天為了要看清楚太白醉寫,特地買了貴一點的票,結果我的決定果然是正確的!梁谷音老師演的紅娘,淘氣機靈;岳美緹老師的陳季常感覺不是只是怕老婆而已,反而有種願打願唉的感覺,與張靜嫻老師之間的互動中,流露出「打是情,罵是愛」的趣味。蔡爸爸的〈太白醉寫〉實在是太生動可愛了,可惜那齣戲偏重表演,唱念不多,實在很想聽蔡爸爸唱呀~

23日禮拜五是《班昭》,是新編崑曲。話說我禮拜四那天耍笨,以為《班昭》是在那天演,結果那天一下班匆匆跑去城市舞台,結果城市舞台竟然沒開!!!!後來拿票出來看才猛然發現自己記錯時間了,就很落魄的回家了。

本來我是對新編崑曲沒什麼興趣,不過為了捧張靜嫻老師的場,最後還是決定買票了。那天觀眾人不多,於是就「順勢」作到前面去。儘管台詞白了一點,但剛開始看《班昭》還覺得不錯,一開始七十一歲的班昭與六十三歲的傻姊從石室走出來,然後倒敘回到班昭十幾歲的時候,張靜嫻老師真的很厲害,不同年齡的班昭性格都掌握得很精準。《班昭》服裝也還蠻考究的,頗有漢朝風韻。不過《班昭》演到中間,也發生太多事情了吧,一下馬續突然離開,一下曹壽突然回來,回來沒多久又突然跳海自殺,然後班昭家又好死不死被閃電打到鬧火災,實在比花系列還灑狗血,聽說下半場還有馬續自宮,不過我還是敵不過瞌睡蟲,中場休息就先溜回家。我回家GOOGLE了一下,才知道《班昭》幾乎都是杜撰的,曹壽好像是西漢武帝時的人,根本不可能跟班昭發生任何關係,馬續也沒有自宮,我不禁欽佩(?)編劇的創作能力。我不知道會不會是因為當初創編《班昭》是為了吸引崑曲新觀眾,所以才編寫這樣的劇情,可是過於誇大不實的劇情,長遠來看,不是件好事。不過若是拿同樣的新編崑曲來比較,不用說,比《孟姜女》好太多了(聽說曾老師最近又有新作??)。

[+] Read More...

Emmanuel


就讓這首歌來當我的主題曲吧!

Emmanuel
Composed by Michel Colombier
Arranged by Jeremy Lubbock
Trumpet by Chris Botti
Violin by Lucia Micarelli

[+] Read More...

2009年10月22日

到處都是T@ny Chen

昨天同老闆還有同事去拜訪客戶。到人家的地盤,總不免要交換名片一番,結果對方有一位講話台台的人,他的名片上只有英文名字,就叫T@ny Chen,當下覺得有點莫名其妙。

對我來說,英文名字是很沒意義的,因為英文名字都是自己娶的,完全沒有法律上、文化上以及實質上的意義,我今天可以高興叫Alan,明天我也可以高興叫Valentino。再說,全世界不知道有幾萬人叫T@ny Chen,也許時間一久,光是手機通訊錄裡面就有三四個了,而且還容易想不起來到底哪一個T@ny Chen是那一個。今天我不是在網路上聊天,也不是在看交友網站,不需要隱藏自己的中文名字保護隱私。名片上只印英文名字,總讓人覺得有點沒誠意。

有一次有個日本人問我為什麼台灣人喜歡幫自己取英文名字,老實說,我一時之間也回答不出來,我只回答他說有時後用英文名字稱呼人家還蠻蠢的,結果他回答的確是蠻蠢的。

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台灣公司習慣用英文名字稱呼對方?是因為比較容易記嗎?可是這又回到剛剛的問題,英文名字菜市場名一堆,叫DAVID叫AMY的比螞蟻還多,反而讓我更容易搞混。是因為叫英文名字比較親切嗎?可是我想再怎麼親切,也親切不過叫阿嬌、阿娟、阿娥的吧!還是因為叫英文名字會比較洋派,比較國際化?這個理由更荒謬了,很多喜歡用英文名字的人,外語能力不見得好,思想也不見得比較有國際觀。還是說用英文名字比較方便讓外國人記住?我想這也不成立,很多外國人他們都名字看了念都念不出來,他們也沒改名字。

嗯,不知道是不是我又想太多了。

[+] Read More...

2009年10月13日

1949













我爸和我表姐(姑媽的女兒)
1949年攝於台北

[+] Read More...

2009年7月15日

打死都不會買


好恐怖,怎麼會想出這種名字?感覺這品牌就是專門讓壞婆婆買給媳婦用的,打死我都不會買。

恩,話說我上個禮拜才買了一瓶威猛先生。

[+] Read More...

2009年5月10日

未老先衰

昨天晚上去城市舞台看戲。好像從去年起,一提到看戲、看表演,我就有點懶懶的,尤其是在城市舞台的表演,就一整個提不起勁兒。從忠孝敦南站走出來走到城市舞台要有點距離,中間還要經過我不喜歡的市民大道,如果坐公車去那邊還要等公車,我會不耐;看完戲也差不多十點半了,再走回捷運站,到家也差不多快十一點半了。我平常就是早睡早起的人(大概過了十點整個人就處於關機狀態),所以每次只要時間一到,我在劇場裡面就會開始坐立不安,哈欠連連,煞是折騰。可是,我才三十歲不到呀!我看在場一些中老年人都還精神奕奕,怎麼我一直在神遊太虛。

昨天演出的劇碼是《西廂記》還有《荊釵記.開眼、上路》。我本來以為我買到的票是折子戲的場,結果後來昨天到那邊一看到票上的劇目自己也嚇一跳,搞不清楚我為甚麼會買昨天的,可能只有昨天的又有溫宇航又有梁谷音又有張銘榮又有計鎮華吧。《西廂記》感覺前面幾折「戲」的份量不夠(感覺一些折子的劇情不是很重要,或是沒有什麼讓人印象深刻的唱段)。不過,梁谷音老師的紅娘真的很讓人感動!雖然它唱完落落長的【十二紅】之後聲音有點啞啞的,可是梁谷音老師不僅表現出紅娘活潑調皮的個性,表情又很細膩兒不留於幼稚,看梁谷音老師的表演真的是一大享受。之前看它來台表演的〈活捉〉至今我還是印象深刻。

〈開眼、上路〉我第一次看,不過劇情我不是很喜歡,就講了什麼一個老人死了女兒,傷心過度哭瞎了雙眼,後來聞得女婿考上狀元在外地做官,高興得又能看見東西了。可能劇情的關係,雖然計鎮華老師嗓子很好,我看這齣的時後卻一直在放空。【八聲甘州】辭很優美,但稍有堆砌之感,此外三人在演這折的時候,默契似乎不足,我一直覺得他們一直在搶拐杖,而且有脫拍。反正,看這齣的時候,我一直很想中途落跑回家睡覺:P。

對啦,最後回家在忠孝敦化站等車的時候,有個長得像柯賜海的男子突然問我說:「你脖子常常覺得不舒服唷?」

我:「沒有呀!(該不會是要跟我推銷什麼產品吧?)」

柯賜海男子:「你一定都12點1點才睡吧!?」

我:「沒有呀!(去你擔擔麵咧,我都十點半就睡了,你到底想幹麼?)」

他說他懂什麼氣血的,說可以幫我改善身體,不過我沒等他說完我就跟他揮揮手說謝謝。真是莫名其妙。

[+] Read More...

2009年4月27日

竹子湖採海芋

From 20090427竹子湖

大家ㄢㄢ~
大家最近好ㄇ~
董ㄚ大最近過得不錯唷~~~
董ㄚ大今天自己一ㄍ人跑去採海芋~
結果海芋都長在泥巴池裡耶~
下去採之前要先換上膠鞋~池子也好深~好恐怖唷~
不過最後還是採了十朵~好開心ㄛ~~
大家也要開心喔~

[+] Read More...

2009年4月3日

過年後到退伍這段時間

過年後到退伍這段時間,我都沒寫文章。其實這段時間,還發生了不少事情,只是回到家發懶,我沒有寫上來。

最重要的一件,就是我爸心臟開刀。

我爸本來就有心肌梗塞,二十二年前第一次急性發作後,就一直控制的好好的。不過去年年尾我爸在蘇州的時候,就一直說胸口常常會悶悶的,還說要提早回台北,不過後來又不悶了。回到台北後,胸口又開始不時悶悶的,我爸就去醫院檢查,本來是給心臟內科醫生做心導管檢查,看看能不能放支架。結果我爸心臟三條動脈都阻塞,導管根本過不去,要轉到心臟外科做冠狀動脈繞道手術,也就是把大腿靜脈拿出來裝在心臟上,開闢新的血液通道。

醫生說:「董伯伯的情況很嚴重,如果沒馬上做手術,三個月內就會發作。」後來又開了個手術說明會,醫生把那個禮拜要做手術的病患及其家屬招集起來,把手術過程與所有風險都解釋一遍,什麼中風的機率是多少,肺部感染、傷口感染這些有的沒的,然後再依各病患病情做進一步的解釋。醫生講到我爸,就說:「董伯伯是這次所有病患裡面情況最嚴重的。」後來我爸又做了身體評估,評估完醫生把所有數據放到統計模型計算手術風險。醫生說:「你父親的風險是21.23%。」我天真的問:「風險是什麼意思?」醫生回答:「就是死亡率。」不知道醫生是不是平常操勞過度,總是一副撲克臉,看起來很嚴肅,身高又很高,大概190有吧,那些話從他嘴巴裡說出來,格外恐怖。我爸手術那天我還跑去行天宮拜拜,我同事知道了,也為我爸禱告。我媽那時候動乳癌手術,我都沒有那麼緊張。

後來手術應該算成功,不過因為是大手術,我爸恢復那段期間都要住院觀察。我每天一下班,就直接從辦公室跑到醫院去看我爸,還要幫忙跑腿買我爸想吃的,還有醫療用品之類的。這樣跑來跑去,同事看到我都說我怎麼一下變瘦那麼多XD。我爸個性很急,再加上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開刀的關係,心理脆弱,個性變的超古怪,常常反覆不定,要不然就是自己講過什麼話然後過不久就忘記了,照顧起來頗累人。不過多虧醫生醫術高明,再加上護士跟看護阿姨的細心照料,我爸手術後兩個禮拜就出院了,本來手術後有急性腎臟炎,現在也回復正常,現在除了一些小毛病之外,走路說話日常起居都與手術前沒什麼兩樣。

還有一件事情就是我的牙齒斷掉了。我有一顆牙齒蛀得比較嚴重,之前做過根管治療(我每次都講成鋼管治療XD)。結果三月倒數第二個週末在家吃烤魷魚乾的時候,牙齒應聲斷了一半。牙齒斷了除了長不回來,做牙套也要不少錢,超心痛。

最後,我家附近有一棟樓發生火災,那棟樓一樓的牛肉麵店老闆是義消,好像什麼裝備都沒穿上就跑去火場救人,結果嗆傷昏迷,到現在都還沒醒來。雖然我跟那位老闆沒有很熟,可是平常也會打打招呼,我爸媽不在家的時候,我也常常去他店裡吃東西。我很感傷,好好的一個人怎麼就這樣躺在醫院,更何況他小孩子還小。

總而言之,身體健康很重要。

[+] Read More...